张范丽的网络日志
 
读《文学回忆录》有感
张范丽 | 随笔反思 | 2019-9-17 12:18:49  |  收藏  |  阅读143次


正如木心在开课引言中所说的那样,这部书其实是他的文学的回忆,其中,重要的是他的观点。看完了之后,我首先对于木心这个人有了一定了解。他经历了文革,经历了最为黑暗的一段时期,所以在他的观点里处处可以见到他对中国这一时期的批判。其次,他支持的是老子所提倡的那种自然的状态,反对儒家对于人的脱离实际的塑造。最后,他对于文学家、哲学家和艺术家有明显的区分界限,他自己应该是归于艺术家的。

整本书是按时间顺序讲下来的,最重要的也最值得看的是木心本人的观点。在这部书中,木心对于世界文学史上的那些大师都是平视的,对于东方与西方的文学作品也不是割裂来看的,而是把时间与空间的纬度都打通来讲的,而讲文学史,他也不囿于文学,音乐、绘画的部分也会涉及。在讲到杜甫的时候,他会把自己的诗也加进去,毫不掩饰对杜甫的景仰和对自己的自信。

希腊神话里,他对于水仙这一故事的阐述是让我眼前一亮的。水仙的故事大家都知道,可谓第一个因自恋而死的人物。艺术、哲学、宗教都是人的自恋,但只有保持一定的距离,才会有看清的可能。由此转移到希腊文化的层面上,希腊神话就是“人的倒影”,比人更加强大。还有伊卡洛斯,那个不听劝告而被太阳融化翅膀摔死的人。天才的艺术家就如伊卡洛斯一样,宁可摔死,也要飞高,他们是不惧世俗的界限的。

仍然是承接着伊卡洛斯的观点,对于乔达摩,木心做了这样一番剖解:“他离开宫殿,是伊卡洛斯之始:他的王宫,就是迷楼,半夜里飞出来,世界又是迷楼,要飞出世界,难了,但他还是飞了出来,最后发现生命本身就是迷楼”。他是有心去挣脱牢笼,但发现生命本身就是牢笼,有生、老、病、死,概莫能外,所以他选择回避,想逃出生命的轮回,获得圆满。

而老子也是这类的人物,他从宇宙的高度来看这个世界,发现没有人是他的知音,他孤独而绝望。这对我而言,也是一个新的认识,对于老子,过去往往是雾里看花,也就只满足于一些常识性的东西,从来没有探究其内心的层面上去。在这一讲中,木心也提出了他的认识观。是从宇宙观到世界观再到人生观,但一般人往往是反推的顺序。仔细想想,的确如此。大部分人都是着眼当下的,当下的才是真实的,这是唯物观。不过,也正是因为如此,让我们对于当下以外忽视了。我们的着眼点被局限了,也让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停留在肤浅的表面。而老子所践行的就是这种认识论,所以,没有人懂他。

老子的理论主张“小国寡民”,是一种理想中的“乌托邦”,他希望人都能到一种原始的状态,但这是不现实的。但是从世界观看来,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,从宇宙观看来,“天地无仁无不仁”。所以,他倡导“无为”,人所能做到的实在太少,还不如什么都不做,顺其自然就好。

在这部书中,我看到了许多独特的观点,也补充了许多知识的空缺,如波斯文学、阿拉伯文学、日本文学等等。木心是有着独特背景的人,他的文学体验也有着他个人的标签,他接受过中国封建式的教育,对于中国古代的文学有很高的造诣,有自己的传承。另外,他经历过文革,有自己对于那一时期的愤恨,后来,他定居国外,又有对于外国文学的更深入的认识。

其实,在那一时期,也有很多人有相似的背景,但并不像木心那样“独特”。可能最后的落脚点还是认识论的问题。由小及大往往使自己的认识犹如浮萍,对方向迷茫,看不清自己;而由大及小,才能使认识有根,但又难以做到。我想,人是需要一个正推反推的过程,让自我更加地明晰起来,才会不迷茫吧。


发表评论
身份: 老师 学生 家长 游客
姓名:
密码:
EMail:
主页:
评论:
  
 
 
 

张范丽
张范丽的网络日志

·活跃值:65
·人气值:1217
·发表日志:8
·发表图片:0
·评论总数:5